公告栏:

又土又潮的“乡村CEO”

时间:2022-08-10 17:08:08 来源:新京报 作者:刘旻 点击:324

713日早上8点,刘松走进永安村里的办公室,随后的一天里,他一直在忙碌,和团队人员一起设计产品包装盒,做展版,和街道沟通做展厅,与村民对接房屋运营,带游客参观讲解……

刘松是杭州市余杭区余杭街道永安村聘请的农村职业经理人,也有人开玩笑地叫他们“乡村CEO”。

职业经理人原本是企业中的职位,是专门从事企业高层管理的中坚人才,可以理解为日常所称的“金领”。自2019年起,余杭区开始广发英雄帖,为农村招聘职业经理人,其目的是希望这些人才能带动乡村振兴,助力发展乡村集体经济。

20209月,刘松与其他七位同事通过选聘,成为余杭区的第二批“乡村CEO”,不到两年时间,他已做得风生水起,帮助永安村村民人均收入从2018年不足3.5万元增加到5.69万元,村集体经济则从56.8万元增加到315万元。

45岁以下,18万元底薪,上不封顶。三年多时间,农村职业经理人这一新兴职业从不为人知到引发热议,到现在报名者纷至沓来。

作为乡村振兴的一个创新模式,农村职业经理人也面临着一些如水土不服、乡民不和,制度受限的窘境。有学者认为,当务之急,是政府部门、村委干部、村民与乡村职业经理人之间各自找到权、责、利的边界,有序合作互助支持,方能共创乡村的美好未来。

永安村的职业经理人

刘松37岁,他现在主要做的事情分为三块:本地的稻米产业发展,村集体资产的盘活,带动农户回乡创业。

位于余杭区余杭街道的永安村,村民世代种粮,村域面积7.09平方公里,30个村民小组,农户889户,人口3100多人,拥有耕地5259亩。

永安村村委书记张水宝记得,2002年他任职的时候,还只有十几个村民小组的永安村账上一分钱没有,还欠了16万元,当时整个村子的基本农田被切割得七零八落,到处是一小块一小块的村民种蔬菜的自留地,种桑树喂蚕的地、鱼塘、坟地。进出村只有一条三米宽的泥路,好多稻谷拉不出来就烂在田里。

为了突破困境,永安村先后进行了“土地集中流转”“美丽乡村建设”等工作,做高标准农田示范区。并硬化了所有田间道路,“但老百姓收入,村集体收入,还是没啥增长”,张水宝说,2017年村集体经济收入只有28.5万,属于余杭区经济薄弱村。

张水宝说,此后,在区领导支持,余杭街道的推动下,永安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成立了“杭州稻香小镇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作为永安村村属企业。他找了一家策划公司,投入了100多万元,在2019118日,做了第一期开镰节丰收月活动,没想到一炮打响,“永安稻香小镇”的品牌算是打响了。

 

 

永安村的农田的田埂建起了参观廊道,引入了一些艺术家的设计作品。新京报记者陈杰

但到了2020年,张水宝发现了问题,这家策划公司有思路,但是不懂运营,“我们迫切需要懂运营的人才,当时区农业农村局在招聘第二批农村职业经理人,我说我们村肯定要招的”。

20209月,刘松通过考试应聘到永安村,通过“模式创新、数字赋能、人才引进”等举措,探索出了一条基本农田保护下乡村实现振兴之路。

首先,刘松依托“永安稻香小镇”品牌,做出了“禹上稻乡”农文旅融合项目。

“禹上稻乡”项目位于余杭街道苕溪以北,涵盖永安、溪塔等8个村71.8平方公里区域,核心区块位于永安村。

刘松将核心区块1000亩土地发展成101单元的企业认养稻田,按照8万元/年的价格对外提前一年进行认养,让稻谷还没种下去就已经销售,确保了种植收益和减少市场风险。

然后,与相关电商平台合作,利用数字赋能产供销,将数据集中展示在一张图上,实现稻田生产、农产品溯源、数字稻田营销等各类数字可视化;认养稻田的企业可以在手机上跟踪管理自己的地;物联网设备将田间气象、土壤等信息接入阿里云,结合农产品的销售进行数据分析,反向指导精准营销和种植生产。

今年612日,“秧起禹上,共富稻乡”——2022年“禹上稻乡”插秧节启动仪式拉开帷幕。

目前,“禹上稻乡”先后获得“杭州数字乡村示范村”“杭州市首批共富村”“杭州市首批未来乡村”“浙江省AAA级旅游村庄”等荣誉称号,来旅游、参观、研学的人越来越多。

如今游客们眼里的永安村,稻草扎成的巨型猩猩、大象、犀牛等伫立田头,白鹭在碧绿的稻田里低飞。

让专业的人来做专业的事

像刘松这样的农村职业经理人,余杭区目前共有15人。

余杭区农业农村局科技教育部科长章斌说,局里最初设立农村职业经理人的想法是在20189月,“当时领导找到我说,想做个创新,给村集体经济找个市场化的经理人,薪水高一点,人才才能引进来”,我听了觉得心里没底,因为这事情该怎么做全国都没有先例。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后,浙江省成为全国先行先试“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目标就是探索如何通过乡村振兴,让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使得城乡收入差进一步缩小。

章斌说,在杭州各区县中,经济总量最大的就是余杭区,在余杭,有的村子很富,比如因为地理区位好,造了很多房子租给乡镇企业做厂房,一年能有四五千万元的收入。而更多的则是自然环境好但村子比较穷的,村委也没有能力把村子经营出去,政府每年要通过上亿元的财政补助,来保证这些村集体的开门运转。

章斌说,“我们想大力去发展村集体经济,引入一些市场化的运作,让专业的人来做专业的事,当时就有了农村职业经理人这样的设想,实质就是给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成立的子公司找个总经理。”

章斌跑到多个村里调研,“我跟村干部讲,假如说专门给你们招来一个负责增加村集体经济的人,你们愿不愿意?结果村班子成员有很多不同意见,有些书记说,招的人的薪水比我都高了,我倒没什么,班子里的其他人怎么弄?

最终,余杭区决定先行先试。

20197月份,在杭州市余杭区区委、区政府官网上,余杭区农业农村局面向全国公开招聘第一批农村职业经理人,招聘人员实行合同管理,基本年工资18万元(区农业农村局出资15万元,按年度拨到村庄,乡镇出资3万元,含五险一金、福利费、工会费等),另有绩效考核则需要他们在乡村经营中获得,由各村股份制经济合作社自行制定。而农村职业经理人所建团队的工资,需要他们与团队共同从乡村经营中获得。首次聘用期两年,对合同期满确需续聘的,经综合考评,满足条件的可予续聘。

招聘对象是那些愿意在乡村做运营,愿意回乡创业的年轻人,年龄在45岁以内,如果确实优秀,也可以突破年龄限制。

章斌说,为了防止把“农村职业经理人”当村务工作者用,余杭区农业农村局给要人的村子订了4条规则:第一条,必须是村民代表大会大家都同意了才能来报名招人;第二条,关于村子的发展,村两委(村支部、村委会)自己要有想法,每个村关于农村职业经理人的岗位职责都要明确;第三条,要把村里的资源打包给到股份经济合作社的子公司,并且要给公司制定考核目标;第四条,村书记要放权。

第一批和第二批

但第一次尝试并不尽如人意。

章斌说,第一批只有4个村子要人,其他村子都在观望。

章斌说,职业经理人要过笔试和面试关。笔试打分由浙江农林大学、余杭区农业农村局、乡镇农办各出一人,加上所在村的村书记4人组成,面试主考由7人组成,除了笔试的4人,又增加了区人社局、区组织部、区纪律监察委员会的领导,“但最终决定权取决于要用人的村书记”。

“其实就4个村,人也没招满”,章斌记得,有一个村因为报名人数少只有2个人,直接就退出了。给径山镇径山村招人的时候,笔试面试排在第一名第二名的两个,上岗前最后一刻都被企业3倍高薪挖走了。村书记不愿将就,也退出了。

还剩两个村子各招了一个,径山镇小古城村的唐文铭和良渚街道新港村的一个,结果两三个月后新港村这个农村职业经理人也被企业挖走了,只有唐文铭一直坚守到今天。

小古城村因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小古城遗址坐落在村里而得村名,作为“重回老家发展的80后”唐文铭习惯称它为“大家的小古城”。

2019年,唐文铭被引进到小古城村以后,带领团队打造了彩虹滑道,建设了苕溪营地、古精灵乐园和村游客服务中心等,并引进阳光农场、英特营地等优质农耕文化和旅游项目,帮助村民积极利用闲置资产投身乡村旅游产业,打造出各类可供游客停留、体验、玩乐的项目。

“村里找我来就是解决发展问题的。这对我来说不只是一份工作,更是一份责任。”唐文铭希望,接下来的5年小古城村能成为集农业生产加工、生态旅游、研学教育、物业管理、产业孵化于一体的综合性乡村产业实体,成为一二三产有机融合共同富裕示范区的乡村振兴样板。

2020年,余杭区农村职业经理人第二批招了8人。

余杭街道永安村的刘松、径山镇径山村的姜伟杰、黄湖镇青山村的杨环环、现已属临平区运河街道双桥村的郑巧飞等,就是第二批农村职业经理人,他们已经为村集体经济服务了将近两年。

刘松是安徽人,在报考农村职业经理人之前,曾经在浙江省一家大型民营集团的下属合资公司任总经理,还为上市公司组建过农产品的供应链公司。

刘松说,以往的经验说到底都是服务老板一个人的,“我想如果有机会来服务一个村,这个意义跟价值更大,因为服务的是整个村的老百姓”,刘松觉得乡村振兴离不开运营,如果余杭的农村职业经理人模式能成,可以推广到整个中国乡村。

刘松说,和他一批报考永安村的共有81人,报考前他和永安村村委书记张水宝聊了自己的工作经验,对农产品市场的熟悉程度,最后张书记问,能不能在这里长久做下去?至少做满5年,刘松说,如果定下来在这儿,我可以。之后,笔试、面试顺利通过。

20209月,还在工作交接期,张水宝就让刘松提前参与11月举办的永安村第二届开镰节的筹备工作。刘松开始在原单位和永安村两边跑。节后,他就拿出了永安村稻香小镇公司3-5年的发展战略规划,“这个规划一直没有改过,因为我觉得是最真实的”。在这个规划里,2025年,永安村将成为“全国乡村振兴样板”,稻香小镇公司全年实现主营收入一亿元。

永安村今年盘点和新增了产业空间达到28474平方米,给水稻全产业链提档升级做配套,刘松说,这些空间主要将用于打造“稻香综合体”(包括展示中心、接待中心、产业中心);“稻上学堂”(乡村振兴培训学院)、“稻梦基地”(中小学生研学营地)以及“米多多之家”(网红大米体验工厂,包括大米加工,观光,研学,培训,考察,仓储,检测等于一体)这四大空间,还有几个小的空间用于专家工作室,创客工坊,手工体验坊,网红直播间等。

如今,刘松的团队扩充到了十六七人,销售、运营、产品供应链、项目申报、项目管理、项目验收,活动策划等。除了一位返聘人员是退休的永安村委副书记外,其他都是30岁左右的年轻人,有一位是留学回来的管理学硕士,还有一个是南京农业大学的农学硕士。

引进职业经理人和团队进行专业化运营后的永安村,近两年,营业收入由2019年的120万元提高到2021年的2250万元;村集体经营性收入由2019年的73万元提高到2021年的315万元;村民人均收入从2019年的42322元提高到2021年的56920;核心区块水稻产值由2000/亩,提升至6000/亩。

最近的周例会上,刘松跟大家通报了两个喜讯,“上级领导看到了我们团队做的事情,非常认可,街道南边的土地出售后,会给我们1.5亿元,支持我们8个村抱团发展”,刘松说。

“街道还同意那7个村每个村招两个人,一个职业经理人,一个职业经理人助理,一共14人,全挂在我们公司,由公司代发工资”,刘松认为这对“稻香小镇”8个村的整体运营来说是个真正的破局。

“经营村庄到底要靠什么?核心是资源整合,运营是王道”,刘松说。

把村庄经营出去

与刘松同一批,进驻青山村的杨环环是湖南人,看到余杭农村职业经理人的招聘启事以后,她很向往到浙江的农村去,有一片土地、一个乡村能让自己做发展。

报考时,她参观了村子。青山村是一个有山有平地的村庄,山顶有两个水库被毛竹林环绕,满眼青翠。到村里正好遇到一个分享会,从事服装设计的外国人,在跟本地女性村民分享自己的职业发展,在家庭中所面临的问题等,当地阿姨也会诉说自己生长生活在这里的感受,“很受打动,没想到这种城市才有的画面,会在一个农村里发生”。

当时青山村的产业不多,就只有青山自然学校和融设计图书馆,而青山村股份制合作社下成立的余杭绿水未来乡村发展有限公司也只有杨环环一个人,运转了大概半年,一个本村大学生村民,回到青山村,随后入职公司。今年上半年,公司刚刚又招进几个人,青山村的农村职业经理人团队终于搭建起来。

团队任务有三,引进业态把村闲置资产盘活,也包括村民的闲置房屋;访客与旅游,规范村子的民宿、农家乐,为单位团建串联线路;还有就是品牌活动的打造和市场宣传。

杨环环说,招商引资不仅包括要把业态和项目引进来,同时要让业态在青山村真正能落地,能在这边有更好的发展,公司要做包括租金谈判、合同签订、协调村民关系等很多服务。

去年,绿水公司的营业额有60万元,但公司还没有什么利润。不过,杨环环认为,虽然还没有赚钱,但通过一个可控的成本,让整个村的产业有效地运转,活起来,让村民的闲暇变得有意义,这本身就是成绩。

余杭区黄湖镇党委书记陈国强说,镇里出资金为青山村整理好闲置可利用空间,比如以前的礼堂,学校等等,交由绿水公司专业运营,一个企业创办之初还需要养几年,经营乡村就是经营企业,甚至比经营一个企业更复杂。

陈国强认为,现阶段,农村职业经理人能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引进项目,让村子里的业态能够更好地链接起来,让青山村村民致富增收;第二件事就是让整个青山村的品牌增值,让外界更多地听到青山的声音。接下来青山村会做艺术乡建,只有美丽乡村才能孕育真正的“美丽经济”。

现在的青山村水清,人气旺,村子变得越来越美,成了远近闻名的网红打卡地。

现已属临平区的运河街道双桥村是个平原村庄,现在,游客数量从2018年的一两千人,攀升到三万人,特别是春天油菜花盛开时,村里还会堵起车来。

双桥村的农村职业经理人郑巧飞说,“我的任务是把村子运营好”,不过她并不认为经营乡村最终靠的是景点和旅游,目前双桥已明确了从村庄到景区到产业园区的发展路径。

在郑巧飞看来,农村职业经理人既是CEO,也是产品经理,一方面,需要为村庄发展规划建言献策、规划特色产业发展路径、设计村庄品牌、招引产业项目、与村民沟通做好闲置资产盘活;另一方面,也要侧重产品包装与运营,积极引进契合村庄产业发展导向的项目,策划推广特色活动等。

政企权责边界

对农村职业经理人的考核标准是什么?

章斌认为,集体经济增长并不是考核农村职业经理人的唯一指标,村庄活力也很重要。“有些村子集体经济很高,但这个村庄没有活力,大家躺平等分红”。

章斌说,目前会看农村职业经理人们引进了多少项目,或者说有些项目虽然还没落地,但有意向在谈,还有引进了多少人才,“能够为乡村产生经济效益、社会效益还有生态效益,这就是衡量他们是否成功的指标”。

对于职业经理人们来说,最大的困难,还是跟人打交道。

农村职业经理人在基于人际关系社会基础上的乡村,不但经营活动要与村民商量,还要时刻想着如何让村民“接纳”自己,再加上季度考核与年度考核的压力,这让他们面临着巨大的工作压力。

“发动村民共同参与的难度还是蛮大的”,刘松说,比如跟村民们说发展规划,长远打算,他们不太能听得进去。我们感觉永安村的成绩已经很明显,业务越做越大,知名度越来越高,领导关心也越来越多,但对农户来讲,他们一定要看到眼前的东西才会有行动,比如游客送上门了,他们才能反应过来,做个生意。

刘松说,“我其实非常重视农户参与,如果他们不参与只是看客,乡村是发展不起来的,即使通过政府支持或者我们运营团队努力给运营起来,也不能算成功。乡村的振兴,主体还是农民的参与和共享”。

刘松说,经过两年多的运营,村民的参与度越来越高。不少村民主动联系公司,做起农户手工艺品店、民宿、农家乐饭店还有体验工坊。还有的村民回乡创业,“比如永安青黛蓝染、稻香书画院等8家,我们提供空间,帮他们引流,帮着销售,一开始他们是兼职在乡村做创客,现在越来越多做起了全职。”

 

 

农村职业经理人刘松(左一)向参观的团队介绍村公司的下一步的空间规划和运营思路。新京报记者陈杰

更多的问题还是在职业经理人和村委书记的磨合上。

双桥村村委副书记季平说,“以前,我们既当村干部又当职业经理人,是‘土弄弄’。有了职业经理人,明显感觉更专业,而且思路开阔。”但也有村委书记对记者说,本身村里基础已经做好了,农村职业经理人就是来锦上添花的,“他不是创新的那种一线的科研人员,他是操作员”。

“要划清与村干部的权责边界,我们跟村干部的职能是同步而不是重叠的,要拿到一定的()人权、物权和财权,我觉得是最关键的”,刘松表示。

永安村村委书记张水宝说,“当初刘松来的时候我跟他讲,我们全体班子成员会百分百全力支持你,商量定下来的事,我不来管你,你就放开去做”,张水宝觉得农村职业经理人这事,前无古人,也没有可参照的,年轻人都是凭着自己的智慧、能力、资源在做事,应该多包容。

目前农村职业经理人有做得好,也有做得不太好的,刘松觉得问题主要有二,一个是村干部的支持度,如果不能取得村干部支持,那么在招人,资金,资源等运营基础条件都没法保障,是很难出成绩的。另外一个就是本人,有些职业经理人可能没有乡村工作经验,对乡村工作的节奏和方式不适应,也影响成绩的发挥。

在径山村职业经理人姜伟杰看来,“从职能角度农村职业经理人本身就是一个矛盾体,既是领导又是服务者,可以理解为对外领导,对内服务,首先心态需要平衡。找到平衡点确认自身定位尤为重要”。

“我自己是本地人,另外村里的支持力度也比较大,很多事情的话都可以放手让我去干,相对容易一些”,干到今天的第一批农村职业经理人唐文铭告诉记者。

但更多的时候,唐文铭和团队的做法是“黄泥萝卜剥一节吃一节”。目前普遍通过领导挑担子的方式来解决,但肯定不是长久之计。有些经营活动可能还做不了,是受限制的。“我们十几个农村职业经理人有个群,也会交流,看看有没有创新的办法”,唐文铭说。

章斌认为,“农村,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余杭区农业农村局也正在探索政企权责边界。村股份经济合作社下的公司,不是按照集体经济组织条例来管理,而是按照公司法管理,按照现代企业的制度运营。

“笔试、面试的时候其实农村职业经理人们的能力都差不多,但为什么有的村能做好,有的村做不好,归根到底就是村委书记肯放权、敢放权”。

“农村集体资金、集体资产和集体资源要打包放到这个公司里,然后给它制定绩效考核标准,制定人权、财权、事权的审批权限,这样这个企业才能做得好”,章斌说。

余杭区青山村乡村职业经理人杨环环的经验是,农村职业经理人经营的是公司,虽然村委会是公司股东,但在公司日常经营中无须事事汇报,而是要保留一定自主权。在青山村,经营公司只有支出超过5万元或涉及重大方向决策时,才需要召集村委班子成员评议讨论。


 

俯瞰永安村农田。新京报记者陈杰

职业成长空间

第二批农村职业经理人即将两年到期,章斌告诉记者,“会续签,余杭区财政会继续支持下去,农村职业经理人招聘也会继续下去”。

章斌说,此前,农业农村部党组成员、人事司司长廖西元在考察后充分肯定了余杭区农村职业经理人模式,提出下一步完善制度体系在全国推广。

章斌说,和第一批招人时的无人问津相比,农村职业经理人现在已成为香饽饽,吸引了越来越多的青年人才报考。比如2021年第三批招了8人,总共有四五百人报名;2022年的招考还没有正式开始,但目前已有20多个村子提出要人需求。

对于农村职业经理人制度的进一步完善,章斌说,我一直在想几个问题,怎么赋权留住人才?怎么给他们一个空间,为他们做出一整套的职业规划?

最近,章斌和刘松聊到村股份制合作社下的公司的未来发展,他说,可以尝试评估永安村的投入,将其折算成股份,让职业经理人入股公司,职业经理人就是对董事会负责,而不是对村委会负责。

刘松说,“这样的话就等于把公司和职业经理人充分绑定了,那我肯定拼了命要把公司搞好,我愿意做这个实验”。

章斌让刘松牵头,把余杭区农村职业经理人协会先建起来,区农业农村局计划每年组织有意愿的年轻人进行培训,通过考试可以拿到资格证书,只要通过面试,就可以去有需求的村子任职农村职业经理人,“以后逐步做成农村职业经理人的人才库,供需可以同发力”。


 

2022713日,刘松(右二)接待来参观的政府团队。新京报记者 陈杰 摄

唐文铭很关注协会的建立,“目前我们这15个人代表了一个新的具有挑战的职业,未来更需要政府、社会给予我们尊重、认同与未来发展的空间”。

中国农业大学国家乡村振兴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李小云认为,农村职业经理人制度,是浙江省在发达地区进行的乡村振兴和乡村治理的一个创新模式,杭州的余杭区走在了全国前列。通过财政聘任农村职业经理人,就相当于为乡村配备了专门的“经济村官”,将乡村治理的功能延伸到了发展领域。

李小云说,一直以来,乡村没有经营的概念,其实一直都有干部下乡、大学生村官,但他们不是专门在乡村做经营这件事的。而农村职业经理人的核心价值,就是能够在将乡村的资源转化为资产的过程中,确保农民作为受益主体的机制。

李小云认为,一名称职的农村职业经理人,最重要的就是规划、策划与营销的能力,对市场化有合理的判断能力,且有必要的市场化资源,有基本的现代企业运营知识。

瘦高个的刘松,因为常晒太阳肤色呈小麦色,每天他都会戴上草帽,或下到田间地头,或带着游客或参观团队进村参观,他负责讲解。

“算上周六日,平均每天有1.5个外来团队的参观和讲座”。刘松说,7月份刘松参与的各类外来学习、调研、考察团讲解,至少有50场。

“在我们这边的人眼里,农村职业经理人又土又潮,土的是要扎根本地、做本地乡土产业、卖的都是土特产;潮的是,一来行业很新,现在很多人在关注,又加上链接了很多资源,整个资源和平台很大,所以自己来这边反而变得更潮了”,杨环环告诉记者。

 

声明:版权归原创所有,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